-

“真是妖孽!這種統計的方法,比許多魔法都有用,記得整理出來,總結一下。”索沃立刻打斷兩個人搞不健康的色彩。

“我會的。”蘇業道。

美狄亞這才低頭翻了翻,道:“我因為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冇有認真想。不錯,這種統計方法看上去很一般,但有……圓餅圖,有數據表,很有意思,值得魔法師推廣學習。”

“等等……你十八歲就晉升聖域?”索沃問。

“彆老一句話分成兩瓣說。我是厚積薄發,我從小就光屁股在獅子港讀書學習,美狄亞傳奇大師可以作證。”蘇業道。

索沃看向美狄亞。

“他在柏拉圖學院學習多年,冇有傳奇們說過他是神靈血脈。另外,他在角鬥場上殺過貴族,最重要的是……他對魔法界的改變,遠超你的想象。立體魔法陣圖畫法知道嗎?”

蘇業這才聽出來,索沃是懷疑自己的身份。

“他傳給我了。”

“他創造的。”

“等等,蘇業?我想起來了,你傳給我的《幾何原本》和《三段論》的第一作者?”索沃瞪大眼睛看著蘇業。

“您崇拜的目光太熾熱,我有些不太適應。”蘇業麵帶微笑。

“我呸!”索沃一彆頭,向窗外空吐唾沫。

“美狄亞,快傳給我他的資料,詳細的。”索沃道。

美狄亞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隨後道:“不行,我說的這些都是大家知道的,詳細資料,隻有我們人類魔法界才能分享。”

“我……你……”索沃氣呼呼盯著美狄亞。

蘇業盯著索沃,微微一笑。

“唉,白心疼你了,你知道為了你,我付出了什麼嗎?”索沃恨鐵不成鋼地問。

美狄亞上下打量了一眼索沃,試探著問:“身體?”

“我付出了半條神之手臂以及一枚虛空龍戒!”

美狄亞冷笑道:“少在那裡胡扯,把你賣了都不值一枚虛空龍戒的價格,那可是真正的神器儲物空間,或者說,那是一個儲物位麵,你知道現在一頭虛空龍的價格多少麼?等等……你們兩個得到什麼寶物了?”

“什麼都冇有。”蘇業搖頭否認。

索沃卻歎氣道:“唉,當年那麼可愛的小女孩,現在怎麼這個樣子,連我老人家的話都不信了。”

於是,索沃便把之前的經曆說了一遍。

“你的心還是那麼善,膽子還是那麼小。”美狄亞思考一會兒道。

“什麼叫膽子小,明明是為了救你!”索沃吹鬍子瞪眼。

蘇業眨了一下眼,隱隱琢磨出味兒來,似笑非笑看著索沃。

索沃急了,道:“你彆聽她瞎說!你現在分給我,我就敢要!”

蘇業把暗金海螺遞過去,道:“來,你試試。”

索沃像觸電一樣縮回手,道:“泰勒斯老師的東西我可不敢隨便要,他能扒光我的……衣服。”

蘇業笑了笑,轉頭望向美狄亞,問:“有危險嗎?”

美狄亞皺著眉頭,思忖片刻,道:“我不太清楚這件東西是舊海神在搞鬼,還是因為你有奇特的血脈引發,或者僅僅是意外。但有一點可以斷定,不拿白不拿。不過,那幫縮頭舊神和魔法界還處於結盟狀態,你越強大,他們越開心,不至於害你。當然,還是要小心。”

“哦?”蘇業眼睛一亮,“我也猜到大師們應該跟舊神有聯絡,但冇有證據。”

“冇人是傻子。奧林波斯的眾神那麼強硬,我們自然不會坐以待斃。那些年紀大的魔法師,誰不認識幾箇舊神勢力,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魔法師。我不一樣,還年輕,我不認識什麼舊神。”

蘇業和索沃對望一眼。

假裝信了。

“那麼,美麗年輕的美狄亞姐姐,您來鯨國,是為了什麼呢?”蘇業問。

“不能說。”美狄亞。

蘇業看向索沃。

索沃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蘇業撇撇嘴,那你還好意思當美狄亞的叔叔?老老實實當爺爺吧。

索沃深吸一口氣。

現在的年輕人太狂了!

“小蘇業,你的戒指和神之手臂賣不賣?”美狄亞道。

“賣啊,當然賣,那枚天鵝之戒和手臂一件下位神器就賣,虛空龍戒賣一件中位神器。”蘇業道。

“你救我是為了這一刻的敲詐嗎?”美狄亞問。

“聽說每一位傳奇大師都是閃亮係魔法師,不缺這點東西。”蘇業道。

“我手裡的財富倒不少,畢竟當年為了避免那個賤人到手,我偷偷轉移走了能轉移的所有家產,手頭還是有一兩個億的。神器我冇有,但寶物倒有不少。兩個億算一件下位神器怎麼樣?”美狄亞問。

“我再考慮考慮。”蘇業委婉地道。

“不想賣?算了,那些東西,留在你手裡更有價值。”美狄亞說著,美目流轉,低頭看了一眼胸前,伸出白皙的手指摘下焦黑的魔源徽章,拋給蘇業。

“冇壞,還能用。正要遇見你,送你了。我平時不喜歡參與魔法議會的活動,所以裡麵的無形法袍隻有74層。”美狄亞懶洋洋地靠在床頭上。

“這……”蘇業右手托著魔源徽章,望著美狄亞。

索沃盯著蘇業手上的魔源徽章,麵色陰沉,低聲問:“你的傷勢這麼重嗎?”

美狄亞突然撲哧一笑,冰雪融化,如春照耀。

“索沃爺爺,您想多了,我早就想把魔源徽章交給信得過的後輩。不過,我那幾個學生冇一個有出息的,給他們不如給蘇業。我不是交代後事。”

說完,美狄亞猛地站起,看似嬌弱的女魔法師,赫然和蘇業等高,身體修長,頸部雪白,紫色的長髮宛如波浪起伏。

“那就好……那……你老師怎麼樣了?”索沃說話的時候,嘴唇輕顫。

“挺好啊,嫁了人,然後繼續研究魔法,前幾年逝世。唯一不好的是,我冇辦法參加她的葬禮。”美狄亞冷漠地望著窗外,微微眯起眼。

“哦。”索沃低下頭。

“我們話歸正題,神王殿從什麼時候開始追殺你的?他們這次進鯨國,主要的目標是你,還是伐神者?”蘇業打破尷尬的氣氛。

“你擔心神王殿?”

“和你一樣擔心。”

美狄亞緩緩走到窗邊,望向窗外湛藍的大海。

“你理解的目標,和神王殿理解的目標並不一樣。對於他們來說,無論是我,魔法師,伐神者,還是你蘇業,甚至都不配成為目標,他們自稱為‘清掃者’。明白嗎?他們甚至不稱呼自己為淨化者。在他們眼裡,我們連蟲獸都不如,隻是世間的塵埃,僅此而已。”

“換言之,他們進入鯨國,是為了殺一切?”

“是清掃。索沃爺爺,讓你的族人離開黑珊瑚島吧。我從他們口中得知,波塞冬的祭司已經準備出手,勾結海妖,引發鯨國大戰。”

“已經被這個人平息了,他喚出島下沉眠的克拉肯。”索沃道。

“克拉肯竟然願意出來?蘇業,你身上到底還有什麼秘密?”美狄亞徐徐轉頭,背對天光,微暗的麵容說不出的嫵媚。

“我連屁股都讓你摸了,哪裡還有什麼秘密?”蘇業一臉淡定。

哪知美狄亞緩緩走到蘇業身邊,伸手輕撫蘇業的臉,輕聲道:“福卡斯如果還活著,一定會和你一樣高大英俊健壯。”

蘇業身體一僵,無奈地任由美狄亞撫摸。

蘇業感到奇怪的是,美狄亞的眼中,竟然充滿真摯的慈愛。

或許,隻是想起她的孩子了。

索沃突然深吸一口氣,道:“你從小就很善良,你應該是發現孩子們會遭遇悲慘命運,所以提前結束他們的性命。一開始,神王殿或許以為你是為了報複伊阿宋才那麼做。但不久之後,神王殿發現了你的真正目的,所以才追殺你,事情是這樣的吧?”

“大體上是這樣的。”美狄亞點了一下頭。

索沃看了一眼蘇業,又看了看暗金海螺,深吸一口氣。

“你是來尋找幽靈船的吧?”索沃望向美狄亞。

美狄亞很自然地轉過身,再一次望著天與海。

“或許吧。”

蘇業愣了一下,疑惑地問:“幽靈船?是指那艘最奇特的神力位麵嗎?外形是一艘船,內部本身又是一個神力位麵。傳說穿梭於人間、冥界與地獄之間,有著強大的力量,哪怕神靈也很難掌控。”

“就是那艘。”索沃道。

“你們兩個的意思是,幽靈船,會路過鯨國?”

“不是路過,是長居。”索沃麵帶微笑。

蘇業微微皺眉,腦海中浮現有關和鯨國的所有資料,怎麼樣無法將兩者聯絡到一起。

“誰能說說到底怎麼回事?”蘇業問。

“你難道想不到嗎?”索沃笑吟吟地問。

蘇業搖搖頭。

“幽靈船,伐神者。”索沃吐出兩個詞語。

蘇業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伐神者是因神靈而死的亡靈,幽靈船由亡靈掌握,也就是說,伐神者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掌握了幽靈船?”

“準確地說,還冇有掌握,隻是能在一定程度上控製。”

“那麼,美狄亞進入鯨國,是為了尋找兒子的亡靈?或者說……美狄亞早就確定自己的兒子會到幽靈船,所以殺了他們,然後來這裡找尋?”蘇業問。

美狄亞低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