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所謂,看你到底有多少高級阻燃劑!”蘇業完全不在乎。

不一會兒,勞文斯第十一次死亡。

這一次,蘇業耗費了更多的魔力,並將勞文斯所剩的高級阻燃劑全部打碎。

“反擊,開始!”蘇業說完,一朵嫩白色的紙花出現在麵前,以及比紙花更白皙的手指。

帕洛絲依舊麵無表情,但目光柔柔。

“謝謝同桌!”蘇業竟然不是伸手接,而是張口吞下。

帕洛絲眼中閃過一抹嗔怪。

其餘幾個同學很想說點什麼,但事態緊急,一言不發。

雷克收回獵鷹。

蘇業把手伸到揹包底層,實際從廢墟空間拿出一個又一個魔法工具,拳頭大小,筒狀。

每個同桌又高興又無奈。

因為一般法師很少用這些工具,隻有那些潛行者或者黑魔法師才用,魔法毒霧。

50金雄鷹一個,蘇業一口氣拿出十個。

嗆咳、劇毒、迷眼、窒息、腐蝕……功效應有儘有。

“夠了!再多獵鷹就抓不住了。”雷克忍不住道。

蘇業又拿出五個,道:“這是第二波的。”

“你真是把他們吃飯那啥都算計到了!”羅隆無奈道。

帕洛絲冇好氣地白了羅隆一眼。

很快,獵鷹飛回,各抓住五個魔法毒霧筒後飛走。

一行七人跑到蘇業在地圖上標註的9號路段。

這條路段的斜坡越25度左右,長約50米,七個人站在斜坡的頂端,望向坡底。

“準備好了嗎?”蘇業問。

所有人盯著霍特腳下。

三個滿眼無辜的火焰地精站在霍特麵前,每個火焰地精的眼中都流露出複雜的神色。

蘇業拍拍地傲天的頭,道:“這次如果戰勝敵人,我給你買一手的火球術之戒!”

“嘰嘰咕咕!”地傲天高舉尖刺骨棒。

“嘰嘰咕咕!”兩個小火焰地精也跟著大喊。

其餘幾個同學卻在思考,“一手”算是什麼計量單位?

現在黑鐵魔法器已經便宜到這種程度了嗎?

不一會兒,坡底出現手持盾牌的山地精,他們眼中血色的光芒一閃,繼續前行。

隊伍陸續出現手持魔弓的山地精、手持魔弓的黑鐵戰士,最後是手持法杖的魔法師們。

而勞文斯再次複活。

“哈哈哈哈……你們自知魔力不足,所以準備在這裡拚死一決嗎?做好死亡的準備吧!你們都該死!每一個貴族都該死!每一個弱小的蟲子都該死!哈哈哈哈……”

勞文斯突然發出狂叫,分開人群,衝了過來。

這時候,一個法師手中戒指一閃,勞文斯身上浮現四麵火焰盾牌,一尺高,圍著他的身體徐徐旋轉。

青銅法術,火元素護盾。

勞文斯笑道:“你真以為我們不懂防護火焰魔法嗎?若不是魔法器的使用次數有限,若不是為了消耗你們的魔力,我何必那麼辛苦!真正強大的不是我,而是後麵的隊伍!去死吧!”

那些魔弓手準備挽弓。

“動手!”

蘇業一聲令下,霍特彎下腰,伸手抄起一頭小火焰地精的小腿,瞄準魔弓手的位置,拋擲過去。

然後,霍特立刻彎腰,再扔一頭小地火焰地精,最後把地傲天扔了出去。

在兩個小地精掉落在魔弓手群中的一刹那,敵方所有人都出現短暫的恐慌。

但是,看清是兩個不足一米的小地精後,所有人笑了起來。

那五個法師搖搖頭,甚至懶得在意小地精,向前方看去。

幾個黑鐵戰士收起魔法弓,拔劍就要斬過去。

“嘰嘰咕咕!”

不同位置的兩個火焰地精的雙眼中,流露出相同的狂熱之色,隨後他們綠色的皮膚和毛髮一樣迅速變紅。

轟!

轟!

兩個火焰地精突然自炸,火焰迅速籠罩半徑五米內的所有人。

道路也不過十米寬。

所有魔弓手、一個魔法師和小部分手持長矛的山地精被火焰吞冇。

燃燒、蔓延、粘連、神蹟仆從和火元素血脈的力量同時起效。

這支在巨人丘陵堪稱豪華的隊伍的中間,好似有火山爆發。

“啊……”

人和山地精在火焰中打滾呼叫。

四個冇有被波及的法師被驚呆了,甚至連勞文斯都忍不住回頭去看。

他看到,被魔力護甲保護的地傲天從半空飛過,宛如強大的聖域戰士一樣,穩穩地落在火焰之中。

地傲天片火不沾,對著那個黑袍法師就是兩個大火球。

但是,那個黑袍法師手中兩個戒指一閃,他的身體外迅速出現淡藍色的魔力護甲,而在魔力護甲之內,浮現一層青石色鎧甲,足足有半寸厚。

讓所有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兩個火球術竟然擊穿魔力護甲,雖然威力減少一半,但仍然落在岩石鎧甲之上,火焰蔓延。

與此同時,其他法師手中的戒指紛紛閃光。

地傲天立刻被定在原地,一動不動。

黑袍法師一邊後退一邊大喊道:“快給我使用火元素護盾,殺死……”

地傲天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墨綠色的皮膚瞬間變紅。

轟!

青白之火,如蓮花綻放。

強大的衝擊力向四麵八方擴散。

最後倖存下來的黑鐵戰士和四個法師全部倒飛出去。

除了有強大防護的黑袍法師和灰袍法師,其餘所有人的身體在半空中炸裂,支離破碎,化為一團團火焰。

較遠的山地精躲過一劫,它們手持盾和矛,茫然地望著眼前的一切。

“噗……”

黑袍法師和灰袍法師重重摔在地上,大口吐血,而火焰在他們身上蔓延。

兩個法師急忙拿出高級阻燃劑,遏止住火焰。

但是,他們兩個人的皮膚上依然有多個淺淺的黑洞,發出滋滋的聲音。

整座山穀充滿烤肉味。

“奇蹟仆從嗎,果然不一樣。”

兩個法師麵麵相覷,欲哭無淚,區區一個學徒仆從召喚,外加一個蠻力大漢,毀了整支隊伍。

火焰很快燃儘。

“我們繼續……”

突然,天空有風聲呼嘯而過。

兩個人法師反應過來的時候,餘光之中黑影下落,接著是劈裡啪啦的爆裂聲。

砰砰砰砰砰……

爆豆子的聲音接連響起。

大片的霧氣炸開,迅速蔓延。

“咳咳咳……”

兩個法師第一時間屏住呼吸,拚命向後方跑去。

僅剩的山地精失去主人的控製,還在那裡發呆,旋即被大量的毒霧包圍。

“咳咳咳……”

山地精被困在毒霧中,亂作一團,他們很快身中劇毒,皮膚剝落,鮮血流淌。

砰!

砰!

砰!

三個火球落在發呆的勞文斯身上。

“這種時候分神,可不是好習慣。”蘇業說完,繼續攻擊。

“怎麼可能,仆從死亡不是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重新召喚麼……”

勞文斯難以置信地看到,蘇業麵前,又站著三個火焰地精。

“殺!”

小火焰地精跑到蘇業五米外站定,作為最後的防線,而地傲天揮舞著尖刺骨棒繼續向前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