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冰山前夫他不裝了》 小說介紹

夜深了冰山前夫他不裝了講述了藍苡慕久卿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寒冬臘月,涼城大雪紛飛。我突然想逃避這樣的現實,冇出息的買醉至深夜。手腕處深淺不一的傷疤不斷在提醒我,這些年深受抑鬱症折磨的我早已不健全。然腦海裡反反覆覆憶起年少時那般英俊的白衣少年,他低頭

《夜深了冰山前夫他不裝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寒冬臘月,涼城大雪紛飛。

我突然想逃避這樣的現實,冇出息的買醉至深夜。

手腕處深淺不一的傷疤不斷在提醒我,這些年深受抑鬱症折磨的我早已不健全。

然腦海裡反反覆覆憶起年少時那般英俊的白衣少年,他低頭彎腰護著院落牆根處的一簇紫色風信子,憂鬱的眼神裡滿是故事,直挺挺的站在那兒,任暴雨傾盆。

我年幼貪玩撞見這一幕,見不得這世間疾苦,小心翼翼將自己的傘費力舉過他頭頂,湊近時瞧見那般俊俏的哥哥,一時失了神。

少年不看我,專注看著那抹紫色,眼眶泛紅。

我紮著的馬尾辮被淋濕,擦了擦額前的水珠脆生生開口,“哥哥你為什麼要哭啊?”

他似是終於緩過神,垂眸凝視著我,答非所問道:“我姐姐最愛風信子,白色,藍色,粉色,紅色,紫色,她都愛。風信子,好比她變換而熾熱的愛情。”

談及這些時,少年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卻隻一瞬。

“可惜她死了。”

語調驟然轉悲時,我彷彿聽到他心臟碎裂的聲響。

我人雖小,但聽到死了二字時,卻也明白是再也回不來了的道理。

少年那般難過,我卻呆呆愣愣的,不知該如何安慰。

也許是看我乖巧,他似是一吐為快傾訴出痛苦,“我與姐姐從小一起長大,我們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可姐姐是為了救我,丟失了性命。我對不起姐姐,我保護不了她。可姐姐臨死時叮囑我,要我好好活下去,我…我好想她,日日夜夜。”

哽咽間少年的眼眶一片通紅,而暴雨又是那般肆意,他的白襯衫已然濕透。

“我喜歡姐姐。可姐姐卻說,要我長大娶一個自己心愛的女孩為妻。”

他的語調那樣憂傷,說出的話卻是鏗鏘有力,“我想,那樣的喜愛與對姐姐的喜歡應是不一樣的,倘若往後我遇到了心愛的女孩,我定護她、愛她、寵她、珍之、重之,讓她活在幸福與安樂之中,要她成為最幸福的新娘。”

好似就是在那個瞬間,我迷上了這少年,也搭上了我這一生。

我信他的諾言,信那般擲地有聲的少年,誓死成為他的新娘。

我追隨著他,猶如追隨著我心中不滅的光。

光陰荏苒間我已長大成人,也將自己修煉得優秀足以與之相匹,是一名合格的名媛千金,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是遠近聞名的才女,甚至還在珠寶設計領域一舉成名過,如今更是藍家總裁,權勢與地位我兼備。

我這樣努力,不過是為了有朝一日能被他看見,可怎奈人生如戲,任何流程都冇走,我竟直接成了他的新娘。

卻不幸福,一點也不。

他恨我,恨我趕走了他最心愛的女人,恨我藍家當年壓他一頭令他無反手之力,對我的厭惡更是刻在骨子裡。

他好似忘了我,忘了年少時那個為他撐傘戲言要做他新孃的小女孩。

恍惚間我聽見耳側響起溫潤如玉的嗓音,“小丫頭,為何要哭啊。”

我仔細辨認著來人,那般熟悉的輪廓……可我終是沉沉睜不開雙眼,醉意瀰漫。

再醒來時頭疼欲裂,手機無數個未接電話。

可我怎麼都忘了,是怎樣回的家,又是因何宿得醉。

驟然記起今天是慕久卿侄兒回國舉辦生日宴會的日子,我匆忙起床化妝收拾,換上一身紅色長裙,搭配黑色齊膝大衣,一頭黑色大波浪垂在腰間,鏡子中那張略施粉黛的臉稱得上傾國傾城。

是,我藍苡身材樣貌才能樣樣不差,可惜卻終究入不了慕久卿的眼。

下樓時助理葉淮已等候多時,他備好禮物,理清今晚事宜,樣樣妥當。

“藍總,墨存哥昨晚已出國,說是有了治癒你的訊息。”

路上,葉淮斟酌著告知我這件事。

我盯著窗外出神,苦笑一聲,“哥哥又何必如此費心做些無用功,不過是將死之人。”

葉淮握住方向盤的雙手一緊,眉頭緊鎖著心疼道:“藍總,不必如此喪氣,事情未到儘頭,就總有轉機。”

我垂眸,盯著中指上的婚戒,輕輕磨砂,不再迴應。

抵達時天色已晚,剛下車時卻是撞見那樣尷尬的一幕——

我情深義重的丈夫,護著他的舊情人,步步邁向院中。

臉上火辣辣的感覺,要知道,今晚這樣的大型宴會,而我的丈夫公然帶彆的女人出席,我甚至可以肯定,明天一早熱搜頭條必定是我藍苡被休被羞辱的笑料。

登時我快步攔住兩人的去路,渾身因氣憤而顫抖,“慕久卿,你就這樣迫不及待麼?”

男人冷冽的眼神如鷹鷲,“藍苡,我似乎記得離三天期限,隻剩最後一天。”

腦海裡浮現出那晚男人甩下的離婚協議,我憋屈而崩潰,“慕久卿你簡直不可理喻,那不過是你單方麵提出的離婚,我可冇答應!況且我提的條件也並非隻是你那一晚回來陪我……”

“夠了。”

男人根本冇有一絲耐心,護住身側女人的動作卻甚是溫柔,他懷中嬌小的女人自是得意不已。

“我夠了?那你呢!我們還冇離婚!你怎麼可以公然帶著你的小三招搖過市!!?慕久卿,這麼些年,你到底把我當什麼?”

追隨著他的這些年,我一直是柔聲細語相待他,可自從他這舊情人出現,我們之間再無安寧。

“久卿,我不是小三……”

“啪!”

我聽著女人撒嬌而黏膩的話語,哪裡能忍,我好歹是藍家總裁,又豈會受這樣的委屈,反手就是一耳光揚了過去。

下一秒身體被慕久卿狠狠撞開,尾椎骨磕在汽車前蓋上,登時傳來劇烈疼痛,我臉色煞白。

而顧舒影卻是嬌滴滴的哭起來,又哭又鬨著,“久卿我疼,我不是小三…我委屈,明明是她搶了我老公!”

好一個不要臉的賤三!

我忍著痛意挺直了脊背,“顧舒影你聽好,慕久卿結婚證上的對象是我,板上釘釘的慕太太也是我,隻要我還活著,隻要我還有一口氣,那你永遠都是見不得光的過街老鼠,也坐實了你小三一輩子的罪名!”

五年前那場車禍她害我九死一生,家破人亡的仇我也還未找她報,如今她竟還敢這樣公然來挑釁我?

可我的丈夫卻字字誅心,“藍苡你放肆!當真是不顧藍家的存亡了?!!”

為了一箇舊情人就要拿我整個藍家來陪葬麼!??

我紅著一雙眼睛抬眸與他對視,“慕久卿我到底哪裡對不住你?你要如此欺我辱我傷我!”

“苡苡,到爺爺這裡來。”

一道蒼勁有力的聲線打破僵局,我回頭,瞧見慕予昂推著慕老爺子朝我們這邊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