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冰山前夫他不裝了》 小說介紹

主角是藍苡慕久卿的小說叫做《夜深了冰山前夫他不裝了》,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橙酒笙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夜深了冰山前夫他不裝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爺爺。”

抬眸瞧見老人一臉慈愛望著我,身後是僅有過一麵之緣的慕予昂,也正是慕久卿的侄兒。

下一瞬老爺子臉上佈滿嚴肅,用柺杖指著慕久卿,“站在門口成何體統?”

一行人繞過院子,上至二樓客廳,傭人為老爺子倒上茶,恰時婆婆挽著公公的手從外麵進來。

婆婆近幾年很不滿意我,因為我未給慕家填上一男半女。

她也並非慕久卿的親生母親,慕家關係複雜,其中緣由三言兩語很難道清。

可我的身體早已不能生育,在五年前那場車禍當中,已是堪堪撿回一條性命,後來好不容易懷上孩子,卻在七個月大時發生了意外……可惜清宮手術並未做的徹底,又或者說我的身體已經到了燈枯油儘的地步,加之慕久卿根本不顧我身體恢複與否夜夜拿我發泄,如今,他也根本不知情,我的生命已進入倒計時。

樓底下熱熱鬨鬨的,可此刻二樓的氛圍卻是劍拔弩張。

“你這個不孝子,你剛剛說什麼?離婚?”

公公慕振中氣的不行,可慕久卿卻緊緊將顧舒影護在懷裡,不緊不迫道,“我今天隻是來通知你們這件事,我與藍苡會儘快辦理離婚手續,與舒影完婚。”

爺爺臉色難看,握著柺杖的雙手青筋暴起,“我們慕家丟不起這個人,你小子聽好,苡苡是我認定的孫兒媳,隻要老頭子我還活一天,你就必須跟她好好過下去,其餘全部免談!”

可慕久卿嘴角卻是那樣不屑,“五年前我如你們所願娶了她,我已儘最大的孝道,如今舒影回國,我必須把一切都彌補給她!”

話落護著顧舒影轉身離開。

老爺子氣到扔掉柺杖,大罵孫兒不孝。

而我,作為爭吵中心的當事人,卻完全插不上話。

倒是公公還來安慰我,“小苡,你放心,隻要有我跟你爺爺還在世一天,這小子就翻不了天。”

我勉強笑笑,尷尬而受挫,這才幾天時間,這事居然已經鬨到慕家長輩這裡。

以至於整場宴會下來我都心不在焉,強振作起來幫忙打理。

臨走時慕予昂寬慰我,露出大男孩清爽的笑容,“嬸嬸你放心,小叔他隻是暫時被那女人迷了心竅,不會真跟你離婚的。”

我牽強點點頭,跟他寒暄幾句,上車離開。

其實對於慕家長輩如此偏袒我這件事,我一直心存疑惑,要知道,當年擠破了頭想嫁進慕家的豪門千金數不勝數,而公公卻偏偏選中我。

回到家時已是深夜,望著彆墅黑漆漆的一片,我神傷而感慨,五年光陰,這座宅子一直不曾有過什麼人煙氣。

推開臥室門,我聞到一股嗆鼻的香菸味,霎時劇烈咳嗽不止。

一道高大的身影傾覆而來,將我推倒在床。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視線,隻隱約辨得清他硬朗的輪廓,以及那熟悉而令人眷戀的氣息。

他似是敏酊大醉,抬手掐住我的脖子,下一秒撕咬上我的唇瓣。

我蜷縮成一團任憑他的擺佈,男人動作熟練而粗暴的要了我,對於這件事,他總是理所當然。

我恨我的懦弱,恨我麵對年少至今的深愛無法抗爭。

“藍苡。”

他的醉意像是醒了一大半,單手摟著我盈盈一握的腰肢輕輕撫摸,“隻要你肯答應離婚,我可以滿足你任何條件。”

記憶裡,男人從未對我這樣溫柔。

此情此景就好像,拿著一顆糖哄騙小孩上車的壞叔叔。

我難得掉眼淚,此刻卻忍不住濕了眼眶,扛起藍家的這些年我已再也不是當年那個懵懂跟在他身後隻會哭鬨的小女孩。

有些哽咽,我緩了緩故作輕鬆問,“我與先生結為夫妻五年,我想知道,這五年…這五年你可有一天時間把我當做妻子看待過?”

迴應我的是良久寂靜。

不答,便是答了。

原來這麼些年一直都是我的一廂情願。

原來他早已忘了年少時他於我的驚鴻一瞥,

也早已將如若我冇有幸福,那他便允我幸福的諾言拋之九霄雲外。

我釋懷般長舒一口氣,抬手推開他搭在我腰間的桎梏,起身披上絲質睡衣,坐在床頭點燃指尖煙猛吸一口。

很嗆,嗆在肺裡都是酸楚與疲憊。

藉著床頭燈,男人略顯錯愕的看向我,“藍苡你發什麼瘋?”

是,他早已習慣了那個乖乖巧巧、對他柔聲細語的我。

卻從不知我手腕處次次自殘而用醫美掩蓋過的傷疤、不知我每一個難眠而掙紮的夜晚,更不知我已將走到生命儘頭。

“要離婚可以,我甚至可以將藍家作為離婚禮物贈送予你。”

我輕笑著,半眯著眼,煙霧繚繞在定期護理的修長美甲上,若隱若現的裸露吸引著男人目光,此刻當是萬種風情。

“條件是,你愛我一次,哪怕僅一天時間。”

他遲疑幾秒,接著緊皺眉頭不帶一絲感情答道:“你明知我對你的厭惡,又何必這樣自討苦吃?”

他直言對我的厭惡。

心臟像是被人扯緊,疼,要命的疼。

不等我眼中的淚光被他發現,男人便接到一個電話。

我甚至還冇弄懂發生了什麼,他的質問聲便撲麵而來,“你把這事捅到媒體麵前了?藍苡,你想用這樣卑劣的手段搞垮她?!!”

憤怒在燃燒,如果我不是個女人也許他已經動手。

我拿手機看了眼熱搜。

滿屏的慕家豪門恩怨、婚變、藍苡疑似被逼宮、青梅竹馬小三強勢上位這些。

配圖是下午情景實拍,有張我扇顧舒影巴掌的特彆尤為奪目。

我心中暗叫不妙。

可男人的眼神已經咬死這事是我做的一樣,這樣橫飛而來的鍋我簡直太冤。

“我藍苡這一生行得端坐得正,從來不屑於背地裡做些什麼勾當,慕久卿你憑什麼覺得她一出事就是做的?”

他哪裡會信我,起身穿好衣服就匆匆離開,眼神裡儘是擔憂,走時還不忘犯狠話,“要是她有什麼事,我定要你加倍償還。”

我苦笑,加倍償還嗎?

那她當年對我所做的那些惡,你樣樣知情,我是否也應該要她十倍奉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