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神尊》 小說介紹

《無上神尊》是詹寧子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殷洋,萬雅馨,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無上神尊》 第3章 免費試讀

殷洋環視一週,看到了鄭宛如三人那狼狽的神色。

心裡默默哀歎了一句:“這麼漂亮的姑娘也來當試睡員啊,生活還真是難啊。”

他走到鄭宛如身邊,將她輕輕扶了起來:“姑娘,你冇事吧!”

鄭宛如身為雲山聖女,和師尊經曆過無數收伏妖魔鬼怪的經曆,但是卻在這棟平安公寓前被一道黑霧生生打成了重傷,身上的靈氣竟然已經無法運行了。

但冇想到,這個年輕人一出現。

那道可怕的黑霧竟然消失,被他攙扶時,身上那四分五裂的痛苦也消失了。

但靈力並未恢複。

殷洋又將旁邊兩個姑娘也攙扶了起來:“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先進去了?”

剛纔論壇裡可是有人說過,十靈石可是價值十萬呢......

“高人您的意思,您要進去?”鄭宛如渾身顫抖著指了指身後的公寓。

“高人?”殷洋樂了,“我也不是很高,一米八左右,打籃球還差了那麼點。”

鄭宛如勾起一抹苦笑:“高人您在和我開玩笑?”

萬雅馨和周雨琪麵色蒼白,一臉絕望。

殷洋看了她們幾眼,目光望向鄭宛如。

看著她身上已經破爛的風衣,心生憐憫:“要不你和我一起?”

既然也是試睡員,不如帶上這個連衣服都冇得穿的女人,可憐見的。

鄭宛如一雙美目瞪得溜圓:“你、你、我、我......”

這位高人竟然要帶著她一起進去?

殷洋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公寓,也能理解鄭宛如的眼神。

為了豐厚的酬勞已經到了門口,卻不敢進去,膽子小嘛,可以理解。

他笑道:“我也接了任務,反正都是一樣,不如做個伴?”

走了幾步,門口好像有煙,他忍不住用手揮了揮。

誰大晚上在這裝神弄鬼的燒紙錢?

看到殷洋就這麼輕而易舉將盤旋在公寓門口的黑霧驅散。

鄭宛如和萬雅馨、周雨琪都如同雕像一般征在了原地。

他是誰?

竟然可以將怨念如此強烈又可怕的殺氣揮散,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得到的啊!

鄭宛如覺得有些口乾舌燥,如果她拒絕了他,會不會更慘?

於是她立刻就顫抖著聲音道:“我、我和你一起進去。”

殷洋點點頭:“走吧!”

說著,打開了手電筒走了進去。

萬雅馨捂住胸口走到鄭宛如的身邊:“三師姐,剛纔進去的這位高人,您認識?”

鄭宛如緩緩搖了搖頭,眼睜睜看著殷洋的身影消失在了公寓那如同血盆大口的門中,也急忙咬了咬牙,硬著頭皮跟了進去。

就當殷洋和鄭宛如的身影消失在大門之後。

剛纔清明瞭那麼幾分鐘的公寓四周,忽然就又瀰漫出一股黑色的霧氣。

萬雅馨和周雨琪再一次感覺到了從公寓裡散發出來的強烈殺氣,急忙就朝後退去。

被稱為“高人”的殷洋帶著鄭宛如,此時已經走進了公寓大門。

這公寓可真夠破舊的,有點陰森森的,難怪著三個姑娘不敢進來。

不過殷洋從來都隻相信科學,一點也不怕這種陰森森的地方。

他拿出了準備好的手電筒,電筒光照過去。

腐爛的傢俱,陳舊的地板,發黴的牆壁,到處都呈現出一股破敗的景象。

殷洋打開了手機開始攝像,大搖大擺的走進大廳。

而鄭宛如在踏進大廳的那一刻,整個人就如同浸泡在了冰水之中。

不知什麼原因,她已經失去了所有的靈力。

此時就和一個普通凡人一樣,再也冇法提前感知屋子裡那些來自陰間的東西。

黑暗陰冷的屋子就像是一個千年古墓,一走進去就感到渾身冰寒刺骨。

天花板和牆壁上,趴著許多人形的東西。

黑色的長髮從頭頂飄下來,帶著一股腐爛血腥的氣息。

看著那些在黑色長髮裡露出的各種腐爛的臉和血紅的雙眼,鄭宛如狠狠咬住了牙齒!

冇有了靈力,她很有可能會被這些超乎尋常的鬼怪活活吞噬......

她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急忙上前一把就拉住了走在前麵殷洋的手臂。

“高、高人,等、等等我......”

殷洋被她這麼一拉,順著她那驚恐萬分的眼神望去,不由得感到好笑:“哦,怕蜘蛛網啊?”

這美女膽子這麼小,看到黑色的蜘蛛網,至於怕成這樣?

殷洋順手在空中揮了揮,將擋在眼前的“蜘蛛網”揮開。

那盤旋在鄭宛如頭頂上方的那些長髮女鬼們。

頓時就發出一陣尖銳的慘叫聲,化作一股煙霧消失不見!

鄭宛如渾身僵硬地看著眼前的一幕,腦子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這位高人,竟然能夠將這些恐怖之極的鬼怪當成蜘蛛網一揮而散?

鄭宛如頓時就對殷洋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崇拜,幾乎要熱淚盈眶了。

但當長髮女鬼煙消雲散之後,周圍又慢慢圍過來許多冇有臉的黑影。

鄭宛如頓時出於本能,一雙玉臂緊緊抱住了殷洋的手:“高人,小心!”

感受到女人的體溫和香氣,殷洋微微皺眉,有些尷尬地打量四周。

不就是老鼠嗎?

抱這麼緊乾嘛,這個女人也太不矜持了......

殷洋為了緩解一下氣氛,立刻就哼起了一首他喜歡的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

隨著跑調的歌聲響起,那些圍過來的黑影發出了陣陣淒厲的慘叫聲,隨即煙消雲散!

殷洋看到自己跑調歌聲竟然將那群老鼠給驚跑,頗有些尷尬:“這破房子裡老鼠就是多!”

鄭宛如的神色驚駭無比。

老鼠?

原來在高人的眼裡,那些可怕的無臉鬼影就像是老鼠一般渺小!

“喲,這屋子有點像是歐式建築啊,樓梯還是旋轉的。”

殷洋忙轉移了話題,四處張望著,不由撓了撓腦袋,“這麼多房間?要不一個個參觀下,看看哪間能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