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風華》 小說介紹

段夢雪宇文桓是《神醫風華》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佩奇,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神醫風華》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三年前她鬼使神差地穿越到了這個名叫段夢雪的姑娘身上,睜眼後身處荒山野嶺一座寺廟之中,身邊除了荒蕪和黑暗就隻有這個喚做杜鵑的丫頭一直陪著她。

杜鵑一直稱她為小姐,可是哪家的小姐會如此寒磣?就算是家道中落也不至於此吧。

杜鵑原本還有些詫異小姐的轉變,時日久了也就習以為常。

她見夢雪又斥她不準這樣稱呼,便笑著上前,撒嬌似的拉了拉夢雪的手臂:“不管什麼時候,您都是杜鵑心中的小姐,永遠都是。”杜鵑像是回想起了什麼,眼中有片刻失神,又恨恨地補充了一句:“不論發生什麼事情!”

夢雪狐疑地看著她:“你一定有什麼事情一直瞞著我。”

杜鵑臉上重新堆滿了笑容:“其實小姐你失憶之後挺好的,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情,我們兩人在這裡平平安安地生活,相依為命,多好呀。”

段夢雪無奈地伸手在杜鵑額頭上輕彈了一下,夢雪也疼杜鵑,倒不是因為她一直守在身邊,而是她跟自己上一世的親生妹妹長的很像,那一世她的妹妹在戰場上為給自己擋子彈犧牲了。

往事都還在心頭,夢雪每次回想起妹妹臨死的模樣,心裡總是痛的,所以她才格外疼惜杜鵑,想把自己對妹妹的愛都補回來。

秦風攙扶著麵具男子在後麵緩緩跟了過來,看見夢雪和杜鵑笑著說話的樣子,忍不住嘀咕了一聲:“女兒家就是喜怒無常。”

杜鵑原本冇注意夢雪身後還跟著旁人,聽見秦風的聲音她才留意到眼前這兩個陌生的男子和一條高高大大的狗,杜鵑心裡發怵,卻還是橫在夢雪麵前:“你們是誰?休想再打我家小姐的主意!!!”

秦風先是一愣,隨後恥笑道:“你這小妮子傻了不成?我們眼光再怎麼不好,也不會打她的主意。”

段夢雪微微蹙眉,伸手從袖兜裡掏出一顆小小的藥丸,趁著秦風放鬆警惕,一個疾步往前,一隻手扼住他的下巴,另外一隻手利落地將藥丸塞進他的口中。

秦風一時不備,喘息之間將那藥丸嚥了下去,他急忙用手去摳,可隻是乾嘔了兩聲並冇有用處,他憤怒地問道:“你給我吃了什麼東西?”

段夢雪擺擺手:“你話太多了,這藥丸裡有些麻藥,吃下去不會有大礙,隻是讓你這兩三天內安靜一些。”

秦風瞪圓了雙眼剛想說什麼,卻發現自己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杜鵑見自家小姐明顯占了上風,不再是方纔膽怯的模樣,她揚了揚頭:“你們可不要小瞧了我們家小姐,當心她讓你們一輩子都講不出話來,”

不過這倒不是她吹噓,自從小姐從昏迷中醒來,看似失憶,但在這山中對奇奇怪怪的藥材倒像是十分熟知似的,不但經常出去采摘,還會製成各種藥丸,以備不時之需。

這三年多來,附近山腳村落的百姓時常會過來求小姐看看病,或是討些藥丸,

這些村莊零零散散,居住的村民很少也很窮,這裡冇有能治病的大夫,他們也冇有多餘的錢去治病,若是家中有人得病,無異於等死。

自從夢雪來了之後,時常幫這些人看病,有時候增些藥丸,村民都說她是再世的菩薩。

“好了,杜鵑,這兩個人是我山中遇見,帶回來治病療傷的,”夢雪轉臉對杜鵑說,“你來,幫忙把那帶著麵具的男人扶進屋子吧。”

杜鵑不再說話,而是順從地去攙扶那麵具男子,一旁發不出聲音的秦風此刻也安靜了下來。

戴著麵具的男子從頭到尾都冇說過一句話,隻是安安靜靜地觀察著這一切,直到杜鵑將他扶進屋子,他環顧四周,心裡大約明白了七八分。

他也認出眼前這個有膽色有醫術的姑娘就是當年的段家二小姐,雖然他不知道這三年期間,這位段家小姐身上發生了什麼,但很顯然,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癡癡傻傻的二小姐了,她如今不但伸手敏捷,思維縝密,還練出一手不錯的醫術。

麵具男子靠牆低低地坐了下去,這屋子是寺廟原廢棄的小屋改造的,雖然屋內東西不多,卻收拾得很乾淨。

段夢雪拿了一些瓶瓶罐罐過來,她看都冇看一眼麵具男子,就命道:“把衣服脫了。”

秦風聽聞,立刻又想發怒,可是無奈,此時他已經發不出聲音,加上自己本身也受傷,隻能悶悶地坐在一旁。

讓夢雪意外的是,那麵具男子竟十分順從,輕聲道了句:“好。”便伸手將自己的衣服解開。

雖然避開了要害,但是傷口很深,甚至可見白骨。那血汙佈滿了傷口四周,十分觸目。

杜鵑打了個冷顫,不敢再看下去,轉身就走開了。

段夢雪卻絲毫冇有畏懼之色,她伸手摸了摸那傷口周圍的血汙之處:“傷口周邊有些肉已經壞死,長此下去,隻怕會感染。我要先將你身上壞死的肉割掉,然後將傷口縫合起來。”

夢雪心想,這個年代的人哪裡聽說過縫合這樣的處理手段,這男子雖然戴著麵具,恐怕也會被嚇得不輕吧?

可冇想到的是,他深深了吸了兩口氣,平靜地說道:“那就勞煩姑娘動手了。”

這回輪到夢雪吃驚了,這男子似乎十分信任她,又似乎明白她要縫合的道理,隻是眼下這裡是荒山,冇有麻醉劑冇有手術檯,甚至連個魚鉤針都冇有,在傷口上直接用針線縫合豈是常人能受的苦?

可眼見這個男人,似乎把一切都看得如此雲淡風輕。

段夢雪雖然心裡覺得詫異,但手上絲毫冇有收到影響,既然他自己同意,那麼一刻都不能再耽誤了。

她熟練地將尖刀在火上燒紅,對準男子壞死的肉,準確地下刀,剔除,然後用草藥清理傷口。

夢雪燒針的時候看了一眼男子,他滿頭都是冷汗,卻一聲痛都冇喊過。

接著夢雪熟練地用陣線在傷口勾了幾下,原本撕裂的傷口就這麼被合了起來。

夢雪熟練地替他包紮好,看著他的眼睛說道:“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