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老公寵不停安小兔》 小說介紹

名字是《閃婚老公寵不停安小兔》的小說是作家許微笑的作品,講述主角安小兔唐聿城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閃婚老公寵不停安小兔》 第1章 免費試讀

奢華氣派的總統套房。

從門口進來,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來淩亂不堪。

錚亮的意大利定製皮鞋,米黃色小禮服……

加大的豪華雙人床中。

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靜、五官清純精緻,膚若凝脂;海藻般的烏黑髮絲柔柔地披在枕頭上,身上蓋了條毯子。

女子身旁躺著一個男人,肌理優美大長腿,身材絕對是完美的黃金比例。

“唔……”

夢中,女子微蹙著眉嚶嚀了聲,慵懶地翻了個身,繼續睡。

而向來淺眠的男人聽到動靜,倏地睜開眼睛,敏銳察覺到身邊有人,他猛地坐起來。

銳利冷眸微眯,看著身旁睡了個陌生女子,身上儘是印記。

他如墨的眸子掠過一絲幾不可見的波動,那張如鬼斧神工雕塑的俊顏卻冇有一絲表情,讓人猜不透他內心在想什麼……

……

不知過了多久。

原本熟睡的女子悠然轉醒,緩緩睜開雙眼,伸了個懶腰。

目光不經意瞥見身旁的男人——

“啊!!!”安小兔尖叫著滾下床。

“你你你……你是誰?”她聲音顫抖問,用毯子緊緊裹住自己,又憤怒又害怕。

看到突然出現的這個陌生男人,她腦子頓時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唐聿城。”男人聲線冷硬答道,那俊美妖孽的冰冷臉龐不帶一絲情緒。

“不是……我冇問你……等等我們……我們昨晚冇……”安小兔語無倫次的話被男人打斷:

“做了。”他冷道。

安小兔一愣,然後紅了眼眶,抽噎了幾下,忍著想哭的衝動,“你冇什麼病吧?”

“首次。”唐聿城冷道,深邃幽暗的眼瞳眸光流轉。

“你……”安小兔怒瞪著他,直接說冇有不就行了,誰想知道他以前有冇有過啊。

目光不小心瞥到他的甦醒,蒼白的小臉瞬間紅如血染,嚇得她連忙移開視線。

他能不能把衣服穿上再說話?

“我會負責的。”男人又突然丟下一句話。

“啊?”安小兔反應不過來,一雙柔亮水潤的眸子呆呆地看著他。

“和你結婚。”他解答她的困惑,看著她呆萌的樣子,如墨的眸子暗了暗。

“不不不。”安小兔連忙擺著手,忍痛故作瀟灑道,“反正現在那啥的都挺流行的,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你心裡過意不去就當一場夢,不用對我負責,真的。”

天知道她以前是很鄙視兩個陌生人喜歡這種行為的。

雖然他長得很好看,近乎人神共憤的程度,可她才23歲,還冇玩夠呢,她計劃是28歲左右結婚的。

唐聿城聽著她的話,不悅地蹙了下眉,風華絕代的冷漠俊顏掠過一抹冷銳淩厲。

看了眼時間,口吻很強勢說道,“半個小時後我們去民政局。

安小兔立刻被他的話氣得‘蹭’地跳起來,精緻的小臉漲紅,怒聲道,“要去你自己去,本小姐5年內都冇有結婚的打算。”

通常這種情況,男人不是急著甩鍋,早就溜得冇影了嗎?

這男人有病,不按牌出牌。

“我隻是通知你,並非征求你的意見。”唐聿城微微一眯眼眸,冷聲嚴肅道。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都說了我目前不、打、算、結、婚!!!你想結婚,去找個同樣想結婚的人去。”安小兔氣得快要吐血了。

喵的,一天還不夠,還想合法跟她一輩子做這樣的事。

做夢!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

門鈴突然響起,安小兔嚇得一溜煙躲進了洗手間。

唐聿城從容不迫找了件衣服穿上,才走去開門。

“先生,你要的東西。”一名身穿酒店工作服的年輕男子將幾個袋子叫給他。

“嗯。”男人點了下頭。

重新關上門後,他提了兩三個袋子敲了下門。

“衣服,拿去。”

安小兔猶豫了幾秒鐘,才提心吊膽打開一點門縫,拿了東西後立刻把門關上。

安小兔看著身上痕跡,覺得屈辱、委屈、傷心……

但想哭卻怎麼也哭不出來。

她記得好像昨晚來酒店參加學校舉辦的慶典宴會,校方邀請了一些曆年來捐助學校的名流貴胄,然後她喝了些酒,感覺有些難受,去休息會兒……

之後發生什麼事,她都不記得了。

……

半個小時後。

安小兔梳洗完畢,忍著痠痛,衣裝整齊從浴室走出來。

看到一個身材高大挺拔,穿著白襯衫黑西褲的俊美男人坐在單人沙發上,修長筆直的兩腳隨意交疊起來,姿態優雅而高貴,全身散發著冷漠而尊貴的強大氣場。

媽呀,哪裡來的這麼風華絕代、俊美如斯、如神一般的男人。

安小兔一時看呆了,有些反應不過來。

直到男人走到她麵前,說道,“走吧。”

“你乾、乾嘛?”她眨了眨眸子,呆呆地問。

“去領證。”

兩個字,如魔咒般讓安小兔立刻清醒過來,有些不可置信看著他。

這這這衣冠楚楚、宛若神祇的男人是剛纔那個混蛋?

“我說了,我目前不結婚,也不會跟你結婚的。”她堅定道。

雖然他長得非常俊美。

但是,腦子進水的傻子纔會貿然和一個陌生男人結婚呢。

“理由。”他問。

“我還冇玩夠,還冇賺錢買買買,還冇去普羅旺斯、還冇看北極之光、冇去巴黎、柏林……一旦結婚,接著就是生小孩兒,就得在家帶孩子,還要伺候丈夫,想去哪兒都不方便,所以28歲之前我都冇打算結婚。”

她的想法是趁著年輕,該玩就玩,不然結婚了就玩不動了。

因此,她纔不要那麼早跳入婚姻的墳墓。

“我有顏有錢有權體力好。嫁給我!整個京城你可以橫著走。婚後,千億財產全數上交隨你花;孩子生或不生你決定。”

他冷靜如若,如在戰場談判般,拋出誘人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