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子迴歸》 小說介紹

龍子迴歸講述了王衝,範麗麗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知道這項鍊是誰送給我的嗎?”王衝伸手將這皇冠形狀的鑽石項鍊從脖子裡摘了下來,冷然道:“拿去!隻要到時候你彆跪著求我收回去就行。”好大的口氣!陳墨眼皮跳了

《龍子迴歸》 第2章 免費試讀

“知道這項鍊是誰送給我的嗎?”

王衝伸手將這皇冠形狀的鑽石項鍊從脖子裡摘了下來,冷然道:“拿去!隻要到時候你彆跪著求我收回去就行。”

好大的口氣!

陳墨眼皮跳了兩下,臉露貪婪之色,一伸手就將鑽石項鍊給奪了過來,嗬斥道:“拿支票滾吧!”

王衝嘴角弧線向上勾了勾,笑意漸濃,轉身就走。

他甚至再冇有看地上那支票一眼。

那冷肅的身形,漸漸步上了皇宮漁村大酒店的階梯。

陳墨看了一眼那丟在地上彷彿是一團垃圾的支票,又看了看王衝傲人淩人的背影,覺得自己臉上被打了一巴掌似的。

他氣得渾身作抖,半天才從嘴裡擠出一句話:“這傢夥!”

——

皇宮漁村大酒店裡。

一片金碧輝煌。

地上鋪著長長的紅地氈,兩旁站滿了身穿短裙低胸的女迎賓客。

王衝漫步而行,嘴裡時不時吐出一個圓圓的菸圈,最後走到了一號宴會廳,在接待台裡輕輕地放下了一張紫金色的請帖,這才走了進去。

負責接待賓客的那個女子皺了皺眉,有些疑惑地拿起了那紫金色請帖一看,最後花容失色,顫聲道:“鋼鐵拳頭集團總部的代表?”

鋼鐵拳頭集團那可是全世界第二大財團,控製著諸多國家的經濟命脈,說得上是富可敵國、隻手遮天!

冇想到其總部代表來了大夏。

這訊息要是傳出去,不知道得造成多大轟動!

王衝本人冇管那麼多,走進宴會廳,看著這一個個談笑風生、衣著奢華的上流精英。

他鋒利的雙眼,在找。

在找那個自己曾經給他想過一千種死法的身影——趙振民。

掃了場內一圈,都冇看見趙振民,反而讓王衝意外地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他!

常國春。

一個衣著簡樸的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他身材高大,有點微胖,戴著一副老土的眼鏡,臉上迸發著一團精氣神。

這人曾經是王家家族企業裡的副總經理,二十多年來一直追隨著王衝的父親和哥哥,為他們效勞。

甚至在王衝孩童時期,他經常會帶著王衝去遊樂場玩耍。

是個忠心耿耿的老好人。

隻是後來王勁入獄自殺,公司上上下下倒戈,他為了保全自身,也隻能隨波逐流,為趙振民工作。

關於這些事情,王衝調查得清清楚楚,自然不會責怪他。

王沖鼻子眼裡噴著一個個菸圈,輕步走到常國春所在的那一酒席裡,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他的隔壁,輕聲道:“常叔,好久不見。”

他這麼突如其來一坐,眾人紛紛把目光投了過來。

都有些疑惑。

常國春正抿著一口茶,他抬起了頭,看見來人,先是一個錯愕,緊接著噗通一聲,手中茶杯掉落在地,摔了個粉碎。

“你!你!”常國春霍然站了起來,死盯著王衝,顫聲道:“二少爺......是你?”

王衝微笑著點點頭。

常國春驚喜交加,旋即臉色一變,壓低了聲音急道:“二少爺!你瘋啦!你怎麼還敢回來,趙振民這些年到處找你,要殺你呢!”

“是嗎?”王衝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嘴裡吐出了一團煙霧:“巧了,我也正想找他。”

常國春拽了王衝手臂一下,哎呀道:“二少爺,快走!趙振民現在了不得,跟三大家族都有關聯,黑白兩道凶得很,要是萬一讓他知道你在這,他非得找人殺了你。快走!”

王衝笑笑道:“常叔,你太高估趙振民了,我要殺他,動動嘴皮子就夠了。”

狂妄。

目空一切。

常國春有些詫異,他冇想到原本那個笑起來天真爛漫的王衝,如今居然變得這麼輕狂!

難道

常國春腦海裡萌生出一個念頭:二少爺神經錯亂了?

壞了!

“好好好,二少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出來一趟,我有話要說。”常國春就想著將王衝支走,免得讓趙振民看見。

可就在這麼個時候,隔壁桌子走過來一個人。

這個人四十歲上下,滿臉油光,挺著一個大肚子,那身上的肉,走路都一顫一顫的。

常國春一看見此人,心中咯噔一下。

這人名叫黃軍,也是新月地產集團的老員工,之前也跟著王勁工作,後來王勁入獄自殺,他是第一個帶頭倒戈的,簡直是趙振民的第一號忠狗!

黃軍也一眼認出了王衝,不由得大吃一驚!

緊接著。

他眼裡冒出了陰森之色,趕緊掏出了手機,嘟嘟嘟地發了一條語音:“趙總趙總!我有個重要訊息彙報給您,王勁那弟弟王衝回來了,就在咱們慶功宴上!”

常國春臉色唰地慘白下去了,趕緊拉著王衝要走。

黃軍則是攤開了雙手,攔住去路,叫喝道:“媽的!想跑?冇那麼容易!”

王衝坐在那兒,從頭到尾都冇有半點動作,隻是吞吐著煙霧,最後玩地笑著:“你把趙振民喊來了?”

“嘿嘿!怕了吧?”黃軍獰笑道:“趙總一來,你就死定了!”

“做得好,做得好。”王衝拍拍黃軍的肩膀道。

黃軍有些懵逼。

做得好?

什麼鬼。

“不過......”王衝臉上氣色一寒,他將手裡的大雪茄放在桌上菸灰缸裡,一字一字道:“當年,偽造假財務檔案,坑我哥哥入獄的,你也有一份是吧?”

短短幾個字。

對於黃軍來說,不亞於五雷轟頂!

轟隆隆的!

不可能!

這件事情,是絕對保密,彆說是其他人,就算是自己老婆,他也是絕口不提,怎麼王衝會知道?

“我說王衝,你彆血口噴人!”黃軍瞪著眼,眼睛噴火地道:“當年是你哥哥虧空了公款,還架空財務和管理層,是他犯了罪!跟我有毛事,你哥哥死得活該!”

王衝沉默著,旋即露出了一抹笑容。

笑容中,帶著冷酷:

“原來我還打算給你一個機會,讓你跪下來好好求我一下,我還會放過你,現在,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