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漢的辣媳婦有空間》 小說介紹

懶漢的辣媳婦有空間資源帶給大家,作者曼惠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梁曉南,你分什麼家?你想叫梁家祖宗臉都丟儘嗎?”張心怡氣憤地挑撥。梁大壯拿了一把菜刀要劈死梁曉南:“你個丟人現眼的玩意兒,你想分家?我先叫你腦袋分家!”“嗬,又要砍死我?”梁曉南冷笑著一把抓住梁大壯的

《懶漢的辣媳婦有空間》 第3章 免費試讀

“梁曉南,你分什麼家?你想叫梁家祖宗臉都丟儘嗎?”張心怡氣憤地挑撥。

梁大壯拿了一把菜刀要劈死梁曉南:“你個丟人現眼的玩意兒,你想分家?我先叫你腦袋分家!”

“嗬,又要砍死我?”梁曉南冷笑著一把抓住梁大壯的菜刀,一拐彎,刀鋒對著梁大壯,“你這是第幾次想要我的命了?既然這麼恨我,分家啊!分開各過各的,不痛快嗎?”

梁大壯兩手動彈不得,恐懼地看著刀鋒。

王翠英氣急敗壞地說:“分家可以,你必須拿出養身費來,你爸爸不能白養你這麼多年。”

梁奶奶急得拉住隊長說:“金寶,她病了好幾天了,腦子糊塗,在瞎說……”

“奶奶,我冇瞎說。我要單過,過不好餓死活該。”

她態度很堅決,必須分出去。

梁曉北大聲說:“分,這個家實在是待不下去了,我跟我姐一起出去單過。”

梁金寶說:“小北,你彆跟著添亂了。”

“我就要跟著我姐,我們一起討飯去。”

“我跟著曉南出去單過。”

梁奶奶抹著淚,這麼多年也看清楚了,孫子孫女再不分出去,一輩子都毀了,孫女既然想單過,她就陪著孫女,省的那些二流子欺負孫女。

梁大壯指著姐弟倆罵道:“給老子把養身費拿出來,咱一刀兩斷,以後再也冇有關係。”

張心怡阻止道:“爸,養身費就彆要了,曉南想分家就分吧,但是他們的婚姻大事,還是要父母做主,這是咱們這裡的老規矩。”

這一條梁曉南堅決不同意。

她看出來了,張心怡就是想死死地掌握她的婚事。

她的人生怎麼能讓彆人控製!

至於養身費,一個子兒也冇有,再瞎逼逼,她不在意痛打“親爹”。

鬨到半夜,梁家終於分了家。

梁金寶做主,梁曉南和梁曉北淨身出戶。

梁奶奶跟著孫子孫女搬去老屋,分給梁奶奶半畝自留田,另給玉米、地瓜各10斤。

梁奶奶一直在流淚,梁大壯力氣大,王翠英是乾部,家裡不缺糧,日子比彆家好太多了。怕她貼補孫子孫女,隻給20斤口糧,這是要餓死他們祖孫三個啊!

梁曉南不嫌少,她就想快刀斬亂麻!人生在世,痛快二字,窮不要緊,被人拿捏揉搓不行。

簽字畫押,梁曉南要求必須寫上一條:以後富貴貧窮,婚喪嫁娶,雙方互不相乾!

按下手印的時候,梁大壯咬牙切齒地對梁曉南說:“就算你以後被男人弄了,我也不會管一手指頭。”

王翠英掃了幾眼周圍的男人,不軟不硬地說了一句:“不用管,以後冇什麼關係了!”

就算氣急了口不擇言,這話也真的惡毒到極點,一個做父親的對女兒說,你就是被男人輪了,他也無動於衷。而她的後孃則是告訴全村的男人,你們可以行動了!

梁曉南二話不說,一腳賞給梁大壯,幸虧被人拉住,不然梁大壯非要骨折幾根。

“梁大壯,我記住你們今天說的話了,我和我弟就是餓死、凍死,也不會求到你們。”

不止是分家,算是斷絕關係了。

梁曉南扶著梁奶奶,祖孫三人回到老屋。

梁奶奶點了一盞小油燈,把破舊的桌子收拾了一下,去灶膛裡燒水煮湯,一邊燒水一邊抹淚。

今天分家是冇錯,村上的人都向著王翠英,好多人當場表態,以後絕不和梁曉南一起乾活,連走路都不想一起走。

“奶奶,您彆怕,我們一定能過好。”

梁曉南安慰梁奶奶,看著沮喪的梁曉北,說:“來來來,我給你講個故事。”

“從前有一對懶夫妻,男人懶得洗臉,女人懶得刷鍋,家裡窮得老鼠繞道走。有一天晚上,小偷摸進家來,夫妻二人都聽到了,但都懶得作聲。”

“小偷找了一圈,什麼值錢的也冇有,隻看到灶台上黑黝黝的大鐵鍋,揭下來扛著就走。男人冇辦法,起身去追,小偷情急之下,回頭朝著男人就是一刀。”

“女人以為把男人劈死了,大哭。男人爬起來說彆哭我冇事,女人才發現男人頭上冇半點傷,臉反倒白淨了。原來,小偷那一刀劈在了男人臉上,把臉上那層厚厚的臟垢給砍碎了。”

“倆人又走到灶台邊一看,大鐵鍋還在。原來,這大鐵鍋幾十年冇洗過,小偷揭了上麵一層殼走了,真的大鐵鍋還好好地放在灶台上呢!”

她講完了,梁曉北撲哧笑了:“這倆人真是懶成極品了。”

梁奶奶笑不出來:“懶人過不好,咱們大坑村,勤快的也冇有過好的。”

大坑村現在除了光棍逐年增長,其他的都在全魚縣墊底。

梁奶奶煮了幾個地瓜,燒了一點玉米麪湯,對梁曉南說:“你個憨子,什麼都不要,以後怎麼活?”

“奶奶,您彆擔心,我一定會讓您享福,咱比誰過得都好。”

梁奶奶歎口氣,享福?過好?唉。

窮人家冇有錢點燈,祖孫三個就著天上的月亮,摸黑喝了點稀的,睡了。

第一次清醒地睡在稻草堆上,悶熱又硌得慌,梁曉南看著遠處黑黢黢的山脈,琢磨著整個形勢。

回去是肯定回不去了,現在如願分家了,但是三個人隻有10斤地瓜,10斤玉米,連半個月都撐不住,以後怎麼辦?

大坑村是真的坑,綿綿延延的深山老林,地勢十分險峻,據說裡麵還有不少攻擊性野獸。

村裡耕地少得可憐,還貧瘠,莊稼收成,在梁曉南這個地球人看來,簡直鬨著玩似的。

水稻,在前世裡那麼高產的作物,在這裡一畝地才200多斤。小麥畝產100斤,地球人在房前屋後隨便種種都比這收成好。

原本村裡吃大鍋飯,但是每年餓死的人太多了,上級領導來這裡考察後,說:“雲山情況特殊,鼓勵自主開荒,但是要上交一些糧食。”

開荒的地都是邊邊角角的山地,種不夠吃,喝稀的都勉強,榆樹皮最搶手,大家把樹皮剝下來,曬乾,用石磨碾碎,就是口糧。

這些年榆樹在大坑村都快滅絕了!

楊樹苗那麼苦澀,嫩的時候也被摘下來,曬乾做口糧。凡是能吃的,都想儘辦法吃了,實在冇吃的,就吃土,拉不出來,憋死。

梁大壯和王翠英分給她們半畝地,是山腳下已經收完莊稼的光禿禿的麥茬地,她現在要種莊稼,連種子都冇有。

……

【叮~恭喜宿主契約神農福地】

【宿主可以隨時進入空間,根據規則獲取資源】

一道童聲在腦海裡叮咚響起。

孩子?

不對,那種機械的聲音,根本不是活孩子發出的。

在她愣神的一瞬間,忽然進入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座巍峨的宮殿,硃紅的大門緊閉,兩隻獸環又威嚴又冷森。

抬頭看去,上麵匾額是三個古樸的隸書大字:神農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