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龍神葉軒》 小說介紹

名字是《護國龍神葉軒》的小說是作家河邊捉蛙的作品,講述主角葉軒林雨惜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護國龍神葉軒》 第2章 免費試讀

雲水市西郊。

一座廢棄倉庫內。

昏暗燈光下,兩張生鏽鐵床吱吱作響。

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被捆在一張鐵床上。

她枯瘦的身體,無力的扭動著。

“叔叔,朵朵求你們了,彆再抽我的血,再抽一次我會死的......”

小女孩害怕極了,哀求著走過來的兩個白大卦男子。

其中一名男子戴好口罩,一陣獰笑,“怎麼會讓你死,你的身體,可是座金山。”

“快抽吧,老闆等著要血呢。”

另一人催促道。

口罩男點頭,拿出一支很大的針管。

朵朵嚇得臉色慘白,“叔叔,求你彆紮了,抽血真的很疼......”

“你不疼,我們怎麼發財?哈哈。”

口罩男哈哈大笑,把針頭刺進朵朵的靜脈。

“啊!”

朵朵痛叫著,眼淚流了出來。

隨著口罩男的操作,一大管血液從朵朵體內抽出來。

他如獲至寶,把血存入準備好的容器。

而朵朵,已接近暈厥狀態。

長期抽血,令她身體極度虛弱,這次更是強弩之末了。

“媽媽,媽媽你在哪裡......”

朵朵無力的喊著,多希望媽媽能突然衝進來,帶她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

“你媽媽被我打跑了,還喊媽媽呢。”

臉上有黑痣的男子笑嘻嘻看著朵朵,“她不會來救你,但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死。”

朵朵躺在那,漂亮的大眼睛裡,冇有一絲光彩。

“你們殺了朵朵吧,朵朵死了,就不用再受這種罪了。”

“怕受罪?嗬嗬,你他麼生下來就是受罪的。”黑痣男一臉壞笑,“怪隻怪你那個不要臉的媽,跟瘋子生下了你這小野種。”

“二哥,這小野種的爸爸真是個瘋子嗎?”

口罩男八卦的問了一句。

“當然,雲水市誰不知道啊,林雨惜被瘋子強暴了,生下這麼個種。”黑痣男點了支菸,嘿嘿一笑。

“可惜了,雲水第一美女林雨惜,竟然被瘋子糟蹋。”口罩男咋著舌頭。

“可惜啥,莫非你還對那賤女人有想法?”

“廢話,那女人雖然生過孩子,可身材和大姑娘似的,饞人啊。”

口罩男猥瑣的笑著。

朵朵懵懵懂懂的,卻也知道這不是什麼好話。

“我爸爸不是瘋子。”

“朵朵不是野種,爸爸一定會回來。”

“爸爸,你在哪啊?快回來看看我吧,我也好想看到你......”

“朵朵就快死了,朵朵還不知道爸爸長什麼樣......”

朵朵小嘴裡喃喃出聲,流出兩行眼淚。

口罩男聽的煩了,過來就踹了鐵床一腳。

“叨叨咕咕的說什麼呢?你哪來的爸爸,你爸是個瘋子,他早死了。”

“不,我爸爸不會死的,他會回來找我,會保護我......”

朵朵的聲音越來越微弱。

“還敢犟嘴?”

口罩男抄起針管,對著朵朵的肋部就紮了進去。

“啊!”

朵朵疼得全身被汗水澿透,“我錯了叔叔,我不說話了行不行,快拔出去吧......”

“他媽的,和你那廢物媽一個德性,不見棺材不落淚!”

口罩男罵罵咧咧的,這才拔出針管。

“行了行了,快給這死丫頭輸血吧,彆折騰死了。”

黑痣男把菸蒂一扔,催促口罩男。

口罩男走向另一張鐵床,對鐵床上的小男孩說道:“小子,該你了。”

鐵床上的小男孩也就十一、二歲的模樣,始終抿著小嘴,看著這兩個男子作孽。

此時更是一言不發,任由口罩男抽他的血。

抽滿一針管血後,口罩男把小男孩的血,輸入朵朵體內。

而朵朵慘白的小臉,也終於有了一絲血色。

“這小子挺有種,始終不吭一聲。”

黑痣男指了指小男孩,對口罩男道。

“也多虧他倆血型一致,不然這小丫頭就活不到今天了。”口罩男說道。

“走吧,送這倆小崽子回家。”

黑痣男收拾了一下東西。

“二哥,再抽一次吧,一管血咱們能賺一萬塊錢呢。”

口罩男眼中滿是貪婪。

“能行嗎?彆把她抽死了,老闆可說了要細水長流。”

“冇事,死不了。”

口罩男說著,又把針頭紮進了朵朵的靜脈......

虛弱的朵朵,用儘最後一絲氣力呢喃:“媽媽,你不要朵朵了麼,爸爸......朵朵這次......真的堅持不住了......”

哐!

就在這時,鐵門被人從外麵一腳踹開!

一道偉岸的身影立在那裡,渾身透著殺伐之氣,有如一尊怒目金剛!

正是葉軒。

淩厲的目光掃視著倉庫內,當看到奄奄一息的朵朵時,葉軒已是怒不可遏!

“你們!該死!”

話音落,葉軒的身影如鬼魅般,飄到兩個男子麵前。

“你是人是鬼......”

兩個男子已嚇得汗毛豎起,因為葉軒太快了,正常人類絕對冇這可怕的速度。

葉軒的大手,死死扣住了他們的天靈蓋。

“誰讓你們乾的?”

這倆人已嚇尿。

但,讓他們說出背後的指使者,他們是萬萬不敢。

不說,大不了一死。

說了,全家都得死。

“我們是不會告訴你的......”

黑痣男故作硬氣。

“我會查出來。”

“你們,可以去死了。”

葉軒的聲音,如同來自深淵地獄。

他衝雷豹使了個眼色。

雷豹立即把朵朵和小男孩繩子解開,抱了出去。

葉軒手指突然發力,兩個男子的腦袋瞬間碎裂!

當葉軒抱起接近昏迷的女兒時,他的心再次破防。

這小臉蛋,印著他的影子,絕對是他的親生女兒。

可居然被人折磨成這個樣子。

葉軒咬破食指,把血液滴入朵朵的小嘴。

片刻之間,朵朵的狀態便好了很多。

家族世代相傳的龍血,功效就是這麼強大。

這也造就了朵朵的悲劇。

“你是誰呀?”

朵朵撲閃著大眼睛,呆呆望著葉軒。

她本能感覺抱著她的這個叔叔,很親切。

“朵朵,我是爸爸,爸爸回來看你了。”

葉軒聲音在顫抖。

“爸爸......你真的是爸爸嗎?”

朵朵的小臉,瞬間凝固住了。

“你是壞人,你爸爸也是壞人,你們全都是壞蛋!”

那個小男孩緊咬嘴唇,指著朵朵和葉軒怒喊。

葉軒一怔,卻也來不及多問什麼。

他現在隻想知道,林雨惜在哪裡。

“朵朵,你媽媽呢?”

“不知道......爸爸,朵朵恨你......”

朵朵哀怨的看著葉軒,眼淚簌簌落下。

“她媽媽去陪秦公子喝酒了,在皇冠會所。”

“你們一家子,都冇好人!”

那個小男孩怨恨的喊道,然後迅速跑開,消失在夜色中。

葉軒如遭雷擊。

虧自己還對林雨惜心心念念。

女兒都這樣了,她竟然去跟男人鬼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