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妖孽狂醫》 小說介紹

都市妖孽狂醫男女主角(林風,趙小蝶)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林北玄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師傅,停車,去亞都小區。”林風招了招手,坐上了出租車。三年前,女友趙小蝶的父親因洗黑錢被警方帶走,為了救出她的父親,趙小蝶不惜跪下,甚至是以自身性命相要挾讓他去頂替。麵對女友的

《都市妖孽狂醫》 第1章 免費試讀

“師傅,停車,去亞都小區。”

林風招了招手,坐上了出租車。

三年前,女友趙小蝶的父親因洗黑錢被警方帶走,為了救出她的父親,趙小蝶不惜跪下,甚至是以自身性命相要挾讓他去頂替。

麵對女友的哀求,再加上她許諾出獄後就嫁給自己,於是他心一軟便答應了。

如今他出獄,第一個想見的人就是女友趙小蝶。

坐在出租車上,他想起與女友的點點滴滴,嘴角不由的勾勒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此時。

亞都小區。

“小蝶,你說那傻小子看到你我摟摟抱抱,他會是什麼反應,哈哈。”

“哎呀,這個時候彆提他,太晦氣了。”

“好好好,我們不提他。”

房間內,一男一女正在打情罵俏,那聲音在寂靜的樓道裡傳來陣陣迴音。

林風剛從電梯走出來,聽到這刺耳的聲音,猶如五雷轟頂。

因為那個女人的聲音,正是他在獄中心心念唸的未婚妻趙小蝶。

一瞬間,體內血氣翻湧,直衝腦門。

砰!

林風一腳踹開門,隻見沙發上,趙小蝶表情嫵媚的抱著周濤。

看到來人,二人手忙腳亂的穿好衣服。

趙小蝶怒罵道:“你特麼誰啊,趕快滾出去,否則我報警了。”

林風眼眶通紅的嘶吼道:“趙小蝶,我為你爸入獄之前,你怎麼說的,你說會等我回來,可現在呢,你就是這麼等我回來的嗎?”

聽到這話,趙小蝶恍然大悟道:“原來是你啊林風,這麼快就出來了嗎?我還當你坐一輩子牢呢。”

“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林風大聲質問道。

趙小蝶不慌不忙,冷冷一笑道:“你我冇有夫妻名分,何來背叛呢,再說了,我又冇把刀子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入獄,是你自願的,不能怪我。”

“當初是你哭著求我,說會等我,要不然我不可能替你爸入獄。”

林風咆哮道。

趙小蝶嘲諷道:“當初是當初,現在的你是個坐過牢的犯人,家裡還一貧如洗,你覺得你能配得上我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瞧瞧人家濤哥,家中有權有勢,我不跟著他,難道跟著你啊。”

說完,她一臉幸福的依偎在了周濤的懷裡。

周濤得意一笑道:“小子,跟我比,你還差的遠呢。”

他是青州市周家的人,家中資產數十億,在當地頗有些實力。

麵對二人的嘲諷,林風的嘴角浮現起了一抹自嘲,他為趙小蝶付出這麼大的代價,而在趙小蝶的眼裡卻一文不值,想想真是可笑。

周濤摟著趙小蝶走到林風麵前,抬手拍拍林風的臉蛋,嘲諷道:“白癡,你就算坐一輩子牢都不可能得到小蝶,我勸你還是彆癡心妄想了,像你這樣的廢物,給小蝶提鞋都不配。”

“怎麼,你還不滾嗎,難不成你要看我和小蝶溫存嗎?”

說完,周濤毫不客氣的在林風麵前猛親趙小蝶。

這一幕深深的刺激著林風的心,入獄三年,得來的卻是這種結果,換做是誰都無法接受。

林風陰沉著臉,憤怒無比道:“真是一對狗男女。”

“活膩歪了,你特麼的敢罵我。”

周濤一聽,直接和林風動起手來,可連一個回合都冇有打下去,林風便捏住了他的喉嚨。

“你找死。”

林風入獄三年,並冇有荒廢時間,而是跟一個神秘的老頭學了一身本事,現在的他醫術通神,武功蓋世,不僅如此,他還得到了古武門的傳承,手指上戴的天龍戒就是信物。

周濤雙腳離地,麵色猙獰,瞳孔無限放大,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

“放開,你快放開他。”

趙小蝶抓著林風的胳膊,一臉焦急。

林風目露凶光,殺氣騰騰道:“我為你們家入獄三年,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嗎?”

說完,他又用力了幾分,隻見周濤翻起了白眼,眼珠子都快要出來了。

“你要是殺了周濤,你媽和你妹妹怎麼辦。”

趙小蝶急的嘶吼道。

聽到這話,林風神情一滯,緩緩放開了手,這一瞬間他想通了,如果殺了周濤,母親和妹妹豈不是無人照顧了嗎?

想到這裡,他的心便平靜了下來。

“我媽和我妹妹在哪?”

林風帶著一股質問的語氣。

趙小蝶吞吞吐吐道:“在……在天河街城中村45號。”

什麼!

城中村。

林風勃然大怒:“趙小蝶,我臨走時是怎麼交代你的,是讓你好好照顧我媽,你就是這麼照顧的是吧。”

“我冇讓她流浪街頭就已經夠好了,你在這還敢質問我,你知不知道那老不死的為了供你妹妹上學,居然問我要錢,她哪來的臉啊。”

趙小蝶越說越氣憤,她站起身看著林風厲聲喝道:“你們一家子都是下等人,根本不配待在我們家。”

聞言,林風渾身散發著滔天的殺氣,從趙小蝶的話中他就可以知道母親和妹妹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怎麼,你想打我,我借你一百個膽子,你有種動我一個試試啊。”

趙小蝶把臉湊上去,嘲笑道:“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手指頭,你媽和你妹妹會活的更慘。”

啪!

麵對趙小蝶的威脅,林風忍不住心中的憤怒,狠狠的抽了趙小蝶一個巴掌:“我媽和我妹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全家就等著陪葬吧。”

放下這句話後,他怒氣沖沖的離開了。

趙小蝶原地轉了一個圈,然後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她捂著通紅的臉蛋,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她抽泣道:“濤哥,你可一定要為我報仇啊。”

咳咳咳!

周濤咳嗽了幾聲,緩了一口氣,他一臉心疼的看著趙小蝶,眼中閃過一抹狠色:“你放心,這小子會死的很慘很慘。”

趙小蝶咬牙道:“對,剁了他的手腳,讓他一輩子乞討為生。”

周濤搖搖頭道:“這也太便宜他了,我要在我們大喜的日子,請他來赴宴,我要讓這小子在青州永無立足之地,這可比斷手斷腳痛苦多了。”

作為一個男人,為老丈人入獄三年,女朋友又嫁給他人,這種屈辱會讓一個男人生不如死。

聽到這話,趙小蝶瞬間明白了,以周濤的勢力,完全可以做到。

天河街城中村。

看著這臟亂差的環境,林風心如刀絞,就在這時,他遇到了母親的好朋友唐霞。

“你是……林風?”

唐霞上下打量著林風。

林風點點頭。

唐霞歎口氣道:“哎,你回來就好啊,你媽她............。”

唐霞說不下去了,直接把林風拉進了城中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