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縱然土地一統也必將分裂!”

“吾在華夏待了兩千餘年,深信一念!”

“何念?”始皇帝問道。

秦俑俯首道:“守業更比創業難!”

“吾曆經元朝時,聽張養浩言曰: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聽得此句時,吾首先想到的就是陛下!”

觀眾們暗自詫異,這句話和始皇帝能有什麼關係?

“你這是何意?”漢武帝走過來問道。

見到秦俑,其他先祖們也都躍入了坑中,好奇這位秦俑究竟要說些什麼?

若此乃真秦俑,那他在華夏見證的一切,可遠比任何一人看得還要多。

他們,也很想聽聽這些。

“隻因大秦亦是如此!”

秦俑喉結湧動,心頭瀰漫著苦汁,哽嚥著撕心裂肺道:

“興,始皇苦;亡,始皇亦苦!!!”

“砰!!!”

燕城彆墅裡,吊著水,躺在病床上的秦漢明老爺子身子猛地一顫。

旁邊,私人醫生冷汗直冒,幾個護士更是擔心受怕,隨手等候差遣。

“老爺子,您,您莫要再激動了!”

秦醫生還清楚的記得,一年前,他接到要貼身為這樣一位國寶級人物提供醫療護理的時候,心底甭提有多高興。

為此,他還意氣風發地請了一堆親朋好友去五星級酒店吃飯,以為好日子就要來了。

那時,他還是一個頭頂烏黑髮絲,肚子略胖,走起來龍行虎步的中年專家,自信隻要完成這件任務之後,以後就是當個醫院院長也冇啥問題。

可這才,短短過了一年,他頭上最中心的那一群頭髮,不知何時,已經掉了光了。

以至於現在總是能隱隱聽到,有人背地裡喊他為地中海專家……

唉,再這樣下去,就要成撒哈拉專家了。

這老爺子咋就不能聽聽我的呢!

夏醫生心態炸裂,但手上的動作始終不敢停止,趕緊給老爺子吃了一粒特效藥,左邊護士把老爺子攙扶起,右邊護士用透明玻璃杯接來一杯水。

秦老爺子總算是吞了下去,已經77歲的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大不如前,艱難地呼吸了幾口之後,他激動的說道:

“秦俑這句話,說得好啊!”

“登基前,為一統之天下殫精竭慮,登基後,又為天下人心嘔心瀝血,這就是大秦的始皇帝!”

“我研究曆史,縱觀華夏五千年,大多帝王將相在功成名就之後就開始貪圖享樂,糟蹋江山子民,變得昏聵暴虐,剛愎自用!”

“始皇帝乃一統六國之君,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可謂絕世之功!”

“可是在登基後,他並冇有沉溺在曠世之功中,也不享樂,反而是立即思考,人心該怎麼合一?邊民怎麼辦?匈奴怎麼打?如何施政便民?”

“邊民,自古以來就是天高皇帝遠,容易受到忽視和侵略的地方,加之許多邊民非秦人,他卻能做到一視同仁!”

“何等的大氣魄和大胸懷?這位皇帝縱死,也是去世在為天下太平而東巡的路上!”

“咳咳咳……”

秦老爺子劇烈地咳嗽幾聲,夏醫生趕忙拍背勸道:“老爺子,秦皇漢武還等著和你過除夕呢!”

聽到這,秦老爺子這才極力緩和著自己的情緒,他今年,一定要和先祖們一起過除夕!

江逸這臭小子,難道非要臨死才告訴他,這些真的是華夏先祖麼?

秦老爺子又氣又愛地回想著江逸的模樣,從前幾天,江逸可能穿越的事情被曝光之後,他就已經深信不疑了。

那秦朝爵杯,那各朝皇帝一言一字中的氣魄和形象,大多情況下都符合他對曆史上皇帝研究,之所以有少數不符合的,那也隻是因為後人在研究時,都會產生或多或少的偏差。

畢竟,誰也冇有真正見過那些曆史上的大人物,縱然是秦漢明,對這些偏差也都隻是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不認為自己想的就一定正確。

現在,居然有訊息明明白白的說,這些就是華夏先祖,想起他們還親自來看過自己,他如何能不欣喜若狂?

可恨!

可恨我冇能再年輕個十歲,否則非得找先祖們喝幾杯!

秦俑說的興,始皇苦,和秦漢明說的基本無差。

大概始皇帝,是唯一可以問心無愧的讓我們普通老百姓,站在他的角度來思考問題的君主吧。

他的雄心壯誌,無不暗藏著讓老百姓更好的心願。

他如何不知,長城上堆砌上的每一塊磚,絲毫不會影響他過的好與壞,反而會讓他揹負罵名?

但那,起碼能惠澤邊民的生活。

於是……大多犯罪的,都被拉去修長城。

況且七國大多早就修過長城了,始皇帝主要是要讓這些長城連起來再修補一下,各國加起來勞的民和傷的財,未必會比秦國少。

隻是統一後,這原本七國加起來纔有的數字全累加在秦上,顯得無比暴虐罷了。

外加當時秦律記載,罪犯乾活那也是有工資的事實上當時這還解決了不少就業問題,罪犯要是不包吃呢,就一天八錢,要是包吃呢,一天就六錢。

這還冇算那些非罪犯的薪酬,想必也隻高不低。

秦國官方糧價禾粟一石值30枚半兩錢,秦製商鞅量1石相當於120斤左右,一枚半兩可以買到4斤粟米。

這麼一算,勞工們1天得8千,完全可以養家餬口,甚至可以說待遇還不錯,且在極大程度上解決了就業問題。

一統之後,各國士兵都不用打仗了,總不能天天靠糧餉養著吧?

可要是把他們都遣散了,哪來那麼多的工作讓士兵們找?

單就現代,科技如此發達,對外開放程度如此之高,工農商科等各行各業提供的就業崗位數不勝數,無業人員都得七八億起步。

當時的人口雖然比不上現代,但可以乾的活同樣遠不如現代,兩者抵消之下,若是遣散那麼多士兵,後果可想而知。

他們,可是封建時代的兵,一旦無組織、無紀律,動不動在哪跳蚤似的暴動一下,苦的是誰?

若是一直讓他們在軍中吃糧餉,每年白白耗費大量的錢糧,最後苦的又是誰?

再就是六國剛剛一統,心底不服和想搞事、犯罪的人多的是,總不能逮一個就殺一個。

可不殺的話,要是隻關進牢裡,那他們要不要吃飯?

他們吃的飯還不是得從百姓的賦稅上來?

這樣一來,到最後苦的又雙叒叕是誰?

和這些比起來,修長城好歹還能讓百姓和罪奴都有工資,能養家餬口,又能讓士兵們也都有事可乾,還能鞏固國家基建、護衛邊民、穩定國際形勢,提高就業率,於國於民而言,到底哪個更好?

可惜,思想、為政、戰略等各方麵,都站在大氣層上的始皇帝,這一係列舉措,並不為人所理解……

或者說,未得重用的儒者壓根就不想有人理解他。

以至於在他去世後就有了……

亡,始皇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