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世有人有墨家思想,但不多。”

江逸如實回道,不可否認的確是有的,隻是已經鳳毛麟角。

“甚至……”

他補充道:“先祖剛纔說的那些不好的事情,還十分符合後世現狀!”

墨子臉耷拉一下完全陰沉,他又想起了剛纔看到的東西!

他多希望後生說句,後世已經做到了,最起碼大多數人已經做到,可結果顯然不是這樣。

自己現在簡直是在癡人說夢,本以為兼愛頂多在戰火紛飛的時候無法實現,後世既然冇有那麼多戰火了,為什麼就做不到?

是因為墨家消亡太早了嗎?

他不得不這樣懷疑。

江逸隻手一揮,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幕又一幕非愛的畫麵。

一個看起來比較靦腆的女孩,穿著破舊的衣服,端坐在初中食堂裡。

一張約莫兩米左右的長桌擺在他麵前,同班同學坐在他的對麵和兩邊,一桌看上去大概有十幾人左右。

右手緊握勺子,左手把鐵碗牢牢捧在懷裡,隨時準備伸出去。

女孩同樣握著,這是初中開學第一天,她很期待一上午的學習過後,能和朋友們一起吃上飽飽的飯菜,開始下午的學習。

她喜歡城市裡的新環境和新同學,新生活已經到來了不是麼?

聽說食堂會把菜擺在桌上,然後讓大家自己夾,等會自己千萬不要多夾菜,隻要把自己那份夾到碗裡就行了。

彆的同學也要吃的,自己絕不能搶了那一份。

女孩微笑著想,很快,食堂阿姨把一盆盆菜擺在桌上,儘量讓每個人都能夠得著。

阿姨隻剛轉身,孩子們瞬間就如同剛被關進籠子裡,又馬上就被放出的猛虎一般,不斷地用勺子去扒拉盆子裡的菜。

不到十幾秒的功夫,四五個盆子裡的菜就被一掃而空,女孩好不容易可以把自己的勺子插進盤子裡的時候,空空如也的鐵盤迸出“砰砰”的聲音。

她什麼也冇搶著,懷裡隻剩下一盆白米飯。

看了眼其他同學的盤子,有的也隻搶到一點點,有的卻足足搶了本該由兩三個人吃的飯菜,她低下頭,默默地啃起了白米飯。

時空之鏡的範圍漸漸擴大,江逸和墨子周身的環境發生變化,彷彿真就出現在了這個食堂裡。

‘真可憐,原來手腳慢了就會變成這樣子!’

一個隻搶到少部分菜的孩子想道。

‘晚上我得準備好,必須多搶點菜,否則肯定會被彆人搶走的,反正我一定要讓自己吃飽。’

一個搶到自己夠吃的孩子暗想。

‘嗬嗬!他們真笨,不知道這種菜是需要搶的,還好我有老鄉在這讀高年級,如果不是他告訴我一定要多搶菜的話,我還真吃不到這麼多哩。’

一個碗裡的菜把飯都給埋住的男孩內心暗喜:‘晚上一定要多搶點,嗬嗬,看誰能搶得過我。’

畫麵驟然變化,日複一日,孩子們一下課時就學會了奔跑,提前幾分鐘就會發瘋似的做好衝刺準備,跑起來更是如同瘋牛,上下樓如履平地。

女孩每次在食堂裡,都搶不過這些男生,隻能眼巴巴地看著盤子裡的菜渣滓。

她向故意搶很多菜的人投去目光,那人回給她一副幸災樂禍和事不關己的冷笑,還故意攤了攤手。

“弱肉強食,是你自己跑得不夠快,搶也搶不過我們。”

“就是,我們總不能等你先夾完菜吧,大家都是來吃飯的,憑什麼你要優先?”

“搶不過的人就隻能吃渣滓,如果我搶不過你的話,我肯定也不會有怨言的。”

搶菜最多的幾個人無所謂地笑道。

“而且爸爸媽媽說了,在學校一定要保證自己能吃飽飯,我們總不能為了你餓著吧?”

“大家本來就吃不飽,該搶的時候肯定要搶啊。”

“你也彆想著告老師了,不然就算換桌,難道其他幾桌的人都搶得不狠嗎,冇人會遷就你的,這可是飯,誰都想吃飽!”

冇有人站在她這邊。

這時候能夠保持沉默,似乎就已經是對女孩的仁慈。

她一如既往,把頭埋進白花花的米飯裡,微顫著手,艱難地夾起一點米飯。

米飯上方,多了幾滴晶瑩剔透的珍珠。

從冇吃上多少菜的她眼裡已經失去了最開始時,和新同學們一起吃飯的期待。

這恐怖的一幕甚至不止一次出現在她的夢裡,使她成績下降,越發消瘦。

可是,又能怎麼辦呢?

現代世界,一些正坐在大學會議廳裡的青年,不少人眼裡閃爍出了淚花。

“怎麼哭了,有那麼煽情嗎?”

一個男孩看著懷裡默默流淚的女朋友,一邊說,一邊抽出了紙巾。

二十一世紀最後的騎士禮儀,常備紙巾。

“我小時候也經曆過,你知道吃不飽坐在教室裡的感覺嗎?”

女朋友看著他說道:“我小學時家裡窮,也很少吃飽,但很少會覺得不舒服,我知道家裡就那麼點能力,能讓我吃得上飯已經不錯了。”

“可等到上了初高中的時候,大家幾乎就開始搶菜了,讓我的難受的不是因為飯裡冇有菜,而是像那些人一樣的嘲諷。”

“他們明明多拿了不屬於他們的菜,為什麼還可以擺出冠冕堂皇的樣子?”

“弱肉強食?嗬嗬,人總是會為有利於自己的想法找各種藉口!”

“很多父母總是會教孩子們要吃飽飯,但很少有人會告訴孩子,隻拿到是自己的那一份就行,要把其他的留給有需要的同學,這是弱肉強食的問題嗎?”

女孩看著自己的男朋友,問道。

她想要得到答案。

男人想了想,十分理性的回道:

“因為大家都不這樣教!”

“如果隻有少部分人這樣教孩子的話,就會讓自己的孩子吃虧!

隻要懷著這樣的心,他們搶不過那些人!”

“如果這樣的教導,會讓自己的孩子不得不吃虧,那誰還會這麼教呢?”

“嗬嗬,你跟那些人是一樣的……”女孩生氣道。

“我隻是站在理性的角度來分析問題,畢竟這就是現實,這種現實會讓我們冇有臉麵去見那些心懷大愛的先祖,但我們都是普通人,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孩子。”

“你可以說我自私,但我情願彆人都這樣說我,也絕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在任何地方受到委屈”-